貴族抖M

只會放我練筆的英文書法。
因為我不會畫畫也不會產文。

【少云/第一人称视角】师父,换我坦在你前面

我的师父是一个云梦小姐姐。

她其实不算漂亮,没有华山小姐姐的豪迈潇洒,没有暗香小姐姐的高冷美豔,和其他云梦小姐姐比起来,又没有云梦的温柔婉约,但是她却在众多收徒的人群里,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也许是她虽不出众却灿烂的笑容,又或许是她期盼的眼神中那抹化不开的忧愁。

刚离开少林出外闯荡,常因为身板小力气又弱,被匪徒们欺负,腿短的我总是跑不过他们,逃命的过程总是遍体鳞伤,而我的师父总会第一时间赶到,先治疗我的伤口再用灯抡死匪徒们,抹掉我往外淌的泪水,轻声说道:「徒儿别怕,有我在。」

当时的我,一直觉得自己的师父是无所不能的,直到有天看见师父的泪水。

和往常一样,我的师父带着我升级,途经金陵,看见新开的酒馆,师父忽然停下,沉默了许久,说:「徒儿,我们进去看看好不好?」

看着师父眼神里那绝望的忧伤,不知为何,我很想阻止她进去。

「不好。」我低声开口「我还小,不能喝酒。」

「没事的~」勉强的勾起一抹微笑,师父说「我帮你点杯饮料,徒儿陪我进去好不好?」

看着那哀求的眼神,我还是微微的点点头。

酒馆开了多久,我的师父就喝了多久,走出门时,我师父甚至连走路都不会走了,小身板的我只好吃力的拖着师父往我的小毛驴走去,有小毛驴我才能带师父走。

「别走……」牵着小毛驴在金陵路上,月光洒在我们身上,在地板上拉出长长地黑影。

而我的师父倒卧在我的小毛驴上,不断的喊着同个名字,说着别走,然后留下了一行泪水。

我不知道他是谁,也从没看见他,我想也许就是他的离别,才会让我的师父借酒消愁也忘不掉他的名字。握紧缰绳,在夜晚的金陵路上,对着满月,我许下了一个承诺。

我们依旧一起练级、一起打怪,唯一不同的是我的修为升的迅速,连师父都非常惊讶,还笑着对我说:「我的小徒儿就要长大了,快要出师了呢!」

「不要!!」我紧张的大喊「我不要出师!我要一辈子跟着师父!!」

「可是长大了就要出师啊?」师父双眼茫然,愣愣的开口

「不要!!!嘤嘤嘤不行不行!!我想要一辈子啃老!!!」我趴在地上耍赖大哭,反正趁我还小,我要用尽一切方法让师父断了出师这念头。

「好好好,不出师不出师。」师父笑着抱起趴在地上耍赖的我,轻拍我身上的尘土「那你一辈子陪我好不好?」

将自己的小脸扬起45度角,用最完美的姿势露出最可爱的笑容「好!」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我也从小和尚长成大和尚,师父虽然不再用小孩子的方式对我,却也信守当年的承诺,没再提起出师的事。

直到有天,师父凝重的对我说:「徒儿,为师要出一趟远门。」

「怎么了?」喂着自己的小毛驴和师父的马匹,我回头问。

「为师收到了雪岭的消息,情况不乐观,师父可能要去一趟。」

「那我陪你。」牵起师父微凉的手「我长大了,可以陪你一起上场了。」

沉默许久,师父才缓缓开口「好,但是徒儿,不要勉强。」

「好的师父。」轻拍她的头,曾经我得仰头看她,现在我都比她高了呢。

清掉了一波小怪,BOSS就站在我们的面前。

「师父。」轻轻地将她拉到身后,我用背影挡在她的前面「师父,换我坦在你前面。」语毕,迈步向前,往BOSS面前走去。

她看着自己徒儿那宽阔的背影,握紧灯柄,眼眶泛泪。

「我的徒儿,长大了啊!」看着坚定的脚步,她仿佛看见自己的徒儿身边,多了一个身板虽小却一样挺拔的小和尚,那是她,初次见到的身影。

--- 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文,文笔渣请见谅。
原本只是偷偷写给我师父,没想到他却叫我放上来,觉得有点惶恐。
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。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貴族抖M | Powered by LOFTER